•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
  •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
  • 【走進杭州國家版本館】在這里品讀“現代宋韻”

    杭州國家版本館建筑主創設計師王澍訪談
    2022年09月19日 15:34:27 來源: 作者:記者 鐘黎明

      站在高達數米、梅子青瓷片拼裝而成的門扇之間,有夏日的風,也有眼前的池、橋、廊、房,在小山、綠柳、青松的映襯下,一切都顯得清靜寂雅。杭州國家版本館建筑主創設計師、中國美術學院建筑藝術學院院長王澍正將自己的設計理念娓娓道來……

      這里的每一寸景都有著巧思,每一塊磚都有它的故事,每一處“凝固的藝術”都讓記者感到新奇——用最先進的建筑工藝打造一座宋韻風格的藏書建筑,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感覺像進入了“無人區”

      記者:您拿到任務時是什么樣的心情?

      王澍:很興奮,壓力很大。我的理解,這個項目實際上是一個國家藏書樓,在這樣的時代做一個國家藏書樓,把中華文化精髓安放進去、呈現出來,不斷傳承下去,意義十分重大,挑戰也不言而喻。

      杭州國家版本館,又叫“文潤閣”。這個項目是道命題作文,要求以宋代園林作為背景進行設計。我覺得難度很高,但又“正中下懷”。因為宋代的經濟文化社會發展是中國歷史上水平比較高的,也是全世界公認的。多年來,我對宋代文化做了一些研究,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建筑語言轉化探索,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不過,要建一個宋代風格園林,是一個極高的要求,后面還有“傳世工程”4個字,分量就更重了。

      記者:杭州國家版本館,您定位為“現代宋韻”,如何理解?

      王澍:這是一座有宋代審美的、以現代建筑工藝建造的江南園林,但是我們一開始入手就感覺像是進了一個“無人區”。

      杭州曾是南宋都城,但發展至今已很難找到宋代園林的直接參照物,甚至沒有一張完整的圖留下來。即使我們找遍宋畫,也很難看到一個完整的園林場景,只有一些碎片化信息。

      我當時定了一個基本原則,也是我一貫的堅持——文化傳承不能走模仿這條路。我們必須要有這個時代的詮釋,這個時代的創新,這樣“傳統”才能活在今天?!艾F代宋韻”設計理念的核心就是既要有宋代的審美和韻味,又要有現代的思考和創意。也許正是“韻”的不見形跡,才給了我們一個創造的空間,最終使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交融輝映。

    xc2207b058.jpg

    用創新激發宋韻之美

      記者:沒有直接參照物,“宋韻”從哪里尋找?

      王澍:“韻”在宋代美學里是最高層級的審美。此前我們也有一些探索,比如早前作品中國美院象山校園,我們借用北宋李公麟《山莊圖》、夏圭《溪山清遠圖》等作為基本參照;設計寧波博物館時,我們以李唐《萬壑松風圖》作為參照;做臨安博物館時,我們引入了李唐肇始的院體山水繪畫風格,所謂“李唐白發錢唐住,引出半邊一角山”……這樣一路探討過來,沉淀下來,我覺得心中有了一些“韻味”。

      杭州國家版本館選址時我們找了很多地方。這里原本是一個廢棄的礦坑,當時很多人疑慮重重,但是我覺得有山就很好了,因為它符合宋代園林的設置規矩:可以開設南門,邊上有自然的山體,雖然十分殘破卻頗有氣象。

      還有一個小插曲:為了在南邊開門,施工人員說只能炸掉旁邊的小山,為此我們反復研究后決定將“南門”從中軸線上移到了西南角。因為我們發現中國園林的開門可以在側邊,這反映了宋代很重要的審美——掩映之美。也就是說建筑不直接暴露在眼前,而是借一棵樹、一個山角來遮擋一部分,含蓄而有韻味。

      快竣工時,一位國畫家朋友來訪,回頭一看說那里就是李唐的《萬壑松風圖》。我們拍了照片,和《萬壑松風圖》的山頭放在一起比對,確實有些神似。還有不少朋友說看到了范寬的《溪山行旅圖》,山體雄厚,巨石突兀,林木繁茂,儼然一種全景山水的磅礴氣韻。

      記者:您曾說“建筑是收藏時間的建造”,杭州國家版本館也是這樣嗎?

      王澍:如果說以前我的作品是“收藏時間”,那么這次的作品應該是“超越時間”。

      我們討論宋代建筑審美,第一條是它和自然的關系。這種對應關系并非一般意義上的,而是非常精確的。比如園子里我們種了很多柳樹、松樹,每一棵樹的陰陽朝向、疏密間離也都是有講究的。第二條是“自然與真實的建造”。宋代的建造是一種直接表現,它讓你清楚地看到這個房子是怎么造出來的,結構全部暴露出來。主書房大屋頂下巨大的斗拱,就體現了這種設計理念。有意思的是,這種“暴露”又是當下西方現代建筑設計所追求的。

      更有意思的是,這個斗拱造型是傳統的,用的是最新的鋼木構。斗拱下的夯土墻,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夯土,十多年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的一個生土實驗室支持我們建立了中國第一個生土建筑實驗室。這些年來,我們的實驗室通過一系列項目實踐,形成了日趨成熟的技術做法與體系,培訓了一批批夯土專業施工技術人員。這次的夯土墻高達近15米,質量做得這么好,全世界都是非常少見的。再如,青瓷屏扇門的首次呈現,從廊橋結構引申出來的南書房,等等。我覺得宋韻審美之高,一定要用創新性的探索把這種美激發出來,表達出來。

      記者:青瓷屏扇門確實讓人眼前一亮,靈感來自何處?

      王澍:做建筑設計,必須有一個突破點?!扒啻善辽乳T”就是我們找到的突破點。

      “文潤閣”,“潤”字怎么破題?君子溫潤如玉,江南的山水、詩詞、文化也是如此。南宋的官窯、龍泉窯,當時都是以瓷仿玉,玉最有溫潤的感覺。龍泉梅子青,一想到這里整個感覺一下子都出來了。這里的每一扇門上,拼裝了數百塊青瓷片,每一塊梅子青瓷片色彩有深有淺、有濃有淡,排列看似隨意其實很是講究。

      我翻閱了大量的宋史宋畫,發現宋朝人有一種生活方式:他們喜歡戶外活動而且還要有形式感——立一個山水屏風,眾人坐在屏風前,擺開桌椅,喝茶吟詩玩音樂……馬遠的《華燈侍宴圖》,畫的就是當時杭城宮廷花園里的一場夜宴,畫中建筑的門就是一扇一扇的屏扇門。

      于是,就有了現在的青瓷屏扇門。這數十幅巨大的青瓷屏扇,通過電腦數控方式開啟,開啟時涼風穿廊,可在屋內觀園內風景;刮風下雨時全部合上,防風防潮,成為保護主建筑及館內藏品的屏障。

    文潤閣南園的一個山頭(左)和宋 李唐《萬壑松風圖》(局部).jpg

    文潤閣南園的一個山頭(左)和宋李唐《萬壑松風圖》(局部)

    我給這件作品打90分

      記者:如果給這次的作品打分,您會怎么打?

      王澍:我覺得要打兩個分,一是給這個作品打分,一是對這件事情打分。這個作品,我覺得可以打90分。我對自己打分一直是很苛刻的,能打到85分以上就非常好了。同時,這件事情,我也要打90分,甚至90分以上。因為我們整個團隊完成了一樁“按道理可以做到但實際上幾乎不可能做到”的大事情。

      這么短的時間內,這么多的創新,高質量地完工,嚴格地控制預算,這幾個因素加在一起,真的不容易。什么叫高質量創新?這次應該是做到了。

      建筑,是一個綜合成果。從方案設計到施工圖設計,再到甲方的理解、施工單位的配合……方方面面,缺一不可。我自己都覺得了不起。

      記者:對這件作品,您有什么期許?

      王澍:希望這件作品,看得近一點是100年的網紅打卡點;看得遠一點是1000年的網紅打卡點。它不是一時的時尚,時間越長大家越能夠體會到其中的韻味。建筑是超越時間的。

    責任編輯:鄭麗芬
    相關閱讀

    陷害美人妻精油按摩中出
  •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
  •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
    <bdo id="uuuq2"><center id="uuuq2"></center></bdo>